洗地车师傅,一群追星踏月的“可爱的人”!

他们,没有周末,没有假期,当我们已经开始入睡,他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们就 是环卫洗地车师傅。每当我们起床准备开始去上班的时候,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 家睡觉,今天大白将带领大家了解一下这一群人。

5月,大白有幸来到郑州市环卫机械清洗队,近距离目睹了一名普通洗地车司机的辛苦。这种经历对大白来说很短暂,但对他们来说,每天365天,甚至10年、20年都是如此。正是有了他们,每天的城市才干净整洁。

洗地车师傅,一群追星踏月的“可爱的人”!

检查妥车辆才出发

当晚23时15分,郑州市环卫机械清洗队大院内。院子灯火通明,几十辆冲洗和 清洁车整齐地停在院子的南侧。在办公楼的台阶旁,机械组组长严跃峰像往常一样,一直在这里等候,手里拿着一张当天分工的桌子。所有车辆必须前往高新区,集中精力进行清洁,然后前往各自的清洁区。”赵队长介绍”,目前,机械清洗队有16辆 洗车,一般晚上有11辆,今天因为有车故障,所以不得不做临时调整。

23点25分,洗车场的10个司机都到位了。在收到各自的任务后,他们开始准备他 们的旅程。王永涛44岁就是其中之一。他先绕着他多年的老朋友走了一圈,用脚一个一个地踩轮胎,然后检查车后部,看看发动机油、液压油和高压泵油是否足够,然后 蹲下车身,仔细检查车的底盘和各个部件的接头,压力,看,扭转,转弯… 所有的 动作都是一口气完成的。”这些动作已经实践了多年,而且是在不利条件下学会的。 这是我们的主要武器。“如果它们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在工作时就会失明,所以我们 每天出发前都必须检查它们,”王永涛说,跳起来发动汽车。

洗地车师傅,一群追星踏月的“可爱的人”!

23点30分,一切准备就绪,10辆洗衣车驶出了院子,而其他车辆可以径直向前传播开去。“因为通过加水时间比一般较长,如果都等在这个国家地方,恐 怕我们就要自己耽误工作了,大家对于每天工作都是分散开,他们去别的水站加。” 看大白就是满脸疑惑,王永涛赶紧进行解释。

说是水站,其实我们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自来水井盖。王永涛熟练地用铁钩将盖子 可以掀开,然后进行连接企业消防带、注水口,开水阀……

“水满了,上车!”大约15分钟后,王永涛向大白打招呼,然后关闭阀门,取下 软管,盖上井盖。一切都井然有序。

一个公司夜班工作下来脖子就像落了枕

次日零时05分,10辆洗地车陆续来到长丰商圈,大家默默占据,以每小时5公里的 速度沿着道路缓缓前行。

洗地车师傅,一群追星踏月的“可爱的人”!

从汽车右侧的后视镜上,大白可以清楚地看到,汽车下方的刷板在下落和旋转, 后方的喷嘴上方不断喷出扇形的水帘,冲刷着路面。用这样的前后组合,一旦汽车通 过,马路立即清洁,原来,刷板下一个强大的吸,刷板一转,杂物,污水都回收到后 面的污水箱。这一切都是按钮控制的。大白注意到,在汽车内部,齿轮座的右上方, 有一个长方形的手术台,上面有十多个按钮,包括刷盘周围,喷嘴上升,下降,开关 和污水槽翻转,正面,自动清洗等,只要按下按钮,机器就会自动运转。”这都是机 器操作,多无聊啊? ””机器越多,注意力就越多”王永涛告诉大白,虽然这辆车陪 伴了他五年多,但他还是不敢马虎,刷板掉了,他只好眼睛盯着镜子两边,生怕刷子 擦到路边。因为头总是歪向一边,王永涛说,一夜之间,脖子就像一个枕头,怎么扭 都不舒服。“哦,不,喷嘴堵住了,”王永涛突然停了下来。”水并不是那么均匀” 看到大白困惑的表情王永涛解释说,虽然这只是个小问题,一旦喷嘴堵住了,被冲刷 出来的路就像疤痕一样难看,而且不干净。所以王永涛把手提行李拿出来,就像小锥 子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打开喷嘴,然后上了路。

到凌晨2点10分,高新区的所有道路都被清理干净,水箱里的水也用完了。

这时,大白已经打哈欠,坐立不安了。

然而,洗地车司机们的工作才完成了这次三分之一。

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一路扔下去

加水,上路,擦洗道路… 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车手不得不重复这个循环两 次。

2时30分摆布,在大厦前加满水后,王永涛和另一位司机辉离开南三环桥 。“平时生活都比较正常,就怕雨水进行天气。王永涛告诉大白,一到雨天,绿化带 里的泥土等杂物都被冲到了路上,坡道桥下容易积水,给他们增加了不小的负担。

洗地车师傅,一群追星踏月的“可爱的人”!
4时 20分,距离南三桥不到100米的”王永涛”在路上发现了两个”大家伙”,下车看,原来是 一块大石头。“它一定是从手推车上掉下来的。司机总是超载。如果他们不搬走,他 们肯定会受伤。”王永涛虽然有些抱怨,但还是作为“搬运工”,斯通搬到了一边, 然后上车开始工作。随后的一个比较小时里,满载渣土、泥沙的大车还是不停地随着 呼啸而过,王永涛一直都是提心吊胆地,每有大车机构经过我们就会叨叨一句,“千 万别洒下来!在整个行程中,有超过10个地方被垃圾填满,王永涛不得不反复举起洗 衣盆,倒车,然后冲洗。

所有冲洗工作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然而,司机的工作并没有完全完 成。虽然收集池中的污水在系统的提示下已经倾倒了三次,但水箱中已经沉积了一英 尺多厚的污泥。为了保护设备,不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每天都要产生污泥。于是,郭 跃勇等司机陆续来到柴村桥附近的渣土场。随着污泥的涌出,王永涛突然变成了“猫 脸”,但他完全不理会,然后拿起水枪冲洗水箱里残留的污泥。

5时25分,污泥倾倒完毕,也到了我们最后通过一道施工工序洗车。一夜的劳累工 作已经让大家学习疲惫不堪,但师傅们还是需要坚持把车子冲洗干净才又返回相关单 位。

“看着我们自己进行清洗的马路,干干净净的,一切的工作劳累程度也就可以没 有了,高兴。”在返回的路上,王永涛说。

洗地车师傅,一群追星踏月的“可爱的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0371-86169162

 

QR code